辣茩溼恀蝮痷訄觖晇藘藿滼灈 ㄐ
桴囀刲坰ㄩ

薊炵扂蠅

婓盄訰戙ㄩ 萸僻涴爵跤扂楷秏洘
萇趕ㄩ028-84111662 84111663 換淩ㄩ028-84111661

蚘眊ㄩcdsyzx781@163.com

艘芞釬恅芞え嶼僵肭

懂埭ㄩ控儔庈衼覗摩藝模撿衄癹孮庣屎  釬氪ㄩadmin  銡擬ㄩ580棒   楷票奀潔ㄩ2018-12-25

《少年來了》作者:韓江譯者:尹嘉玄出版:漫遊者文化光州事件已結束,蘸滿鮮血、貫穿槍彈的創傷仍隱隱作痛。受難者棺柩移葬至新墓園,靈魂的悲鳴依舊盤旋於尚武館。以1980年5月18日發生於韓國的「光州民主化運動」為敘事背景的《少年來了》,不僅是一部淚水盈溢的文學作品,更是一盞熠熠燭燈,照亮記憶中的傷痛。彼時,光亮確實具有特殊存在意義,尤其受到武力鎮壓而造成大量平民、學生傷亡的全羅南道和光州。尚武館設置了上香靈堂,無論是已有家屬守靈的棺柩、尚待確認的遺體或每顆哀慟的心,都需要光亮。比起棺材的供不應求,蠟燭數量算是綽綽有餘了,燭台亦可利用飲料空瓶來權充。點亮燭光之前,還有各項事務要忙碌。早晨,一批新棺材送來,裡面是被醫生宣告不治的死者。夜晚,則有另一批遭到射殺而當場斃命或急診路途就已回天乏術的遺體運來。來回奔走於尚武館的身影,除了處理入殮事宜的金恩淑(高中三年級)、林善珠(二十歲出頭,裁縫師),記錄遺體特徵並等待家屬前來確認的姜東浩(國中三年級),負責調派工作與採買物資的金振秀(大學一年級),更有許多願意奉獻時間和勞力的孩子們。是的,他們不過就是雛鳥一樣的孩子而已。原本應該翱翔天際的翅膀,為何停留在這個死神窺伺的危險場域呢?到了最後時刻(各自寫下簡短遺書的夜晚),年紀稍長的大孩子甚至得費盡口舌,才能說服未滿十七歲的學生們回家。某位受訪者(光州事件發生時約二十三歲)回憶起當年,已不再有把握了──那群詢問可否把剩餘的蜂蜜蛋糕和芬達汽水拿來止飢的孩子們,是真正對死亡有所了解,才做出那樣的選擇嗎?死亡很殘忍。然而,存活不也是一種嚴苛的刑罰?因光州烽火而焚身燒心的人們能走出困境,大抵可歸功於自癒能力、周遭環境的正向協助、時間浪濤的沖刷浸洗,過程雖然艱辛,終究還是遠離了煉獄。但某部分的受難者卻飽受失眠、極度焦慮的控制,無論是否確診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總覺深陷噩夢幽谷。得以繼續呼吸的倖存者,其靈魂與實體被牢牢桎梏了,長久封鎖於傷痛之中。纏綿於苦床病榻的乏力感,尤以經歷過虐待、性侵或鞭撻逼供的當事者更顯嚴重。振秀出獄後,倚靠止痛劑、睡眠誘導劑辛苦度日,體內彷彿還存留那年夏天的調查室。聽了振秀勸告而丟下武器投降卻慘遭掃射的少年們的身影,凍結成連時間也無法治癒的傷痛;善珠在層層噩夢裡不斷墜跌,當睡意退去,痛苦的輪廓反而更加清晰。瀰漫彈藥氣息的光州事件絕非一場噩夢,是真實,是永琲熄佽h;東浩的母親不知死後世界是否有相遇、道別、臉孔、聲音、歡迎、失落等情狀,亦不知應該對東浩父親的病逝感到惋惜或羨慕(原本說好一起為兒子奮鬥,沒想到丈夫竟撒手人寰)。一幕幕播映於心窗的日常記憶,是難以忘懷的傷痛。成為出版社職員的恩淑,思索茬Q檢閱科刪掉重要詞句的舞台劇究竟如何呈現時,演員們沉默無聲的表演令她想起了少年東浩:「在你死後,我沒能為你舉行葬禮,導致我的人生成了一場葬禮。就在你被防水布包裹、被垃圾車載走以後,在無法原諒的水柱從噴水池裡躍然而出之後,到處都亮起了寺院燈火。」後來,白蜀葵和紅玫瑰盛開的老舊韓屋改建成組合式貨櫃屋,棲留於尚武館的靈魂也飛向朦朧的仙境。光州事件畫下句點,烙印於記憶深處的傷痛依然散發茤Z率的光亮。東浩啊,那些發亮的傷痛,藏在哪裡呢?在恩淑為你領取的蜂蜜蛋糕裡;在善珠與你分食的海苔飯卷裡;在振秀遞給你的蠟燭裡;在你母親朝夕思念的那個穿了國中夏季制服的背影裡;在作者韓江家鄉僅能耳語的悲傷故事裡;在你用飲料空瓶盛裝祝禱的微小火苗裡;在時光不忍遺忘的──勇敢無畏的少年、少女們的純真面容裡。■文:余孟書

2017爛ㄛ郪眽4320(棒)祩堋氪督昢嫘笣鎮嶺侂﹜筵傾紩蔬﹜笭栠腎詢脹魂雄﹝

冪徹潸賴贗薯ㄛ葆堤操湮枺汊ㄛ醴ヶ笢弊弊囀砮①滅諷倛岊厥哿砃疑ㄛ汜莉汜魂窏唗樓辦閥葩ㄛ筍扂蠅埱銖蕩螻酸傮攣刉羔銵

※猁樟哿旃噶堤怢論僇俶﹜衄渀勤俶腔熬阭蔥煤淉習ㄛ樓湮勤珨虳俴珛葩馱葩莉腔盓厥薯僅ㄛ堆翑笢苤峚わ珛傾徹麵壽§﹝

涴岆笢貌鏍逜腔換苀﹝

羲桯堎ぜ脤參檣汜韜盄暮氪蛁砩善ㄛ膘蕾偶橙窐講蚳枙宒堎ぜ脤秶僅岆諶煦郔詢腔等跺硌梓ㄛ煦硉梩善20煦﹝

﹛﹛菴拻沭芶賦﹜慾療紹撞匋婟臐I婕禳I堌縑I埡╯玲鹹郱邑例槸韗狩灩倅蝏戩壨摨刵躁詎給菇疥直享頦鉸螢鵖龕鏽鷚迖傢擬鷁馨蝏戩壨樕硒趙Ч弊﹜妗珋笢貌鏍逜帡湮葩倓腔笢弊襞僚瓬薯講﹝

《少年來了》作者:韓江譯者:尹嘉玄出版:漫遊者文化光州事件已結束,蘸滿鮮血、貫穿槍彈的創傷仍隱隱作痛。受難者棺柩移葬至新墓園,靈魂的悲鳴依舊盤旋於尚武館。以1980年5月18日發生於韓國的「光州民主化運動」為敘事背景的《少年來了》,不僅是一部淚水盈溢的文學作品,更是一盞熠熠燭燈,照亮記憶中的傷痛。彼時,光亮確實具有特殊存在意義,尤其受到武力鎮壓而造成大量平民、學生傷亡的全羅南道和光州。尚武館設置了上香靈堂,無論是已有家屬守靈的棺柩、尚待確認的遺體或每顆哀慟的心,都需要光亮。比起棺材的供不應求,蠟燭數量算是綽綽有餘了,燭台亦可利用飲料空瓶來權充。點亮燭光之前,還有各項事務要忙碌。早晨,一批新棺材送來,裡面是被醫生宣告不治的死者。夜晚,則有另一批遭到射殺而當場斃命或急診路途就已回天乏術的遺體運來。來回奔走於尚武館的身影,除了處理入殮事宜的金恩淑(高中三年級)、林善珠(二十歲出頭,裁縫師),記錄遺體特徵並等待家屬前來確認的姜東浩(國中三年級),負責調派工作與採買物資的金振秀(大學一年級),更有許多願意奉獻時間和勞力的孩子們。是的,他們不過就是雛鳥一樣的孩子而已。原本應該翱翔天際的翅膀,為何停留在這個死神窺伺的危險場域呢?到了最後時刻(各自寫下簡短遺書的夜晚),年紀稍長的大孩子甚至得費盡口舌,才能說服未滿十七歲的學生們回家。某位受訪者(光州事件發生時約二十三歲)回憶起當年,已不再有把握了──那群詢問可否把剩餘的蜂蜜蛋糕和芬達汽水拿來止飢的孩子們,是真正對死亡有所了解,才做出那樣的選擇嗎?死亡很殘忍。然而,存活不也是一種嚴苛的刑罰?因光州烽火而焚身燒心的人們能走出困境,大抵可歸功於自癒能力、周遭環境的正向協助、時間浪濤的沖刷浸洗,過程雖然艱辛,終究還是遠離了煉獄。但某部分的受難者卻飽受失眠、極度焦慮的控制,無論是否確診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總覺深陷噩夢幽谷。得以繼續呼吸的倖存者,其靈魂與實體被牢牢桎梏了,長久封鎖於傷痛之中。纏綿於苦床病榻的乏力感,尤以經歷過虐待、性侵或鞭撻逼供的當事者更顯嚴重。振秀出獄後,倚靠止痛劑、睡眠誘導劑辛苦度日,體內彷彿還存留那年夏天的調查室。聽了振秀勸告而丟下武器投降卻慘遭掃射的少年們的身影,凍結成連時間也無法治癒的傷痛;善珠在層層噩夢裡不斷墜跌,當睡意退去,痛苦的輪廓反而更加清晰。瀰漫彈藥氣息的光州事件絕非一場噩夢,是真實,是永琲熄佽h;東浩的母親不知死後世界是否有相遇、道別、臉孔、聲音、歡迎、失落等情狀,亦不知應該對東浩父親的病逝感到惋惜或羨慕(原本說好一起為兒子奮鬥,沒想到丈夫竟撒手人寰)。一幕幕播映於心窗的日常記憶,是難以忘懷的傷痛。成為出版社職員的恩淑,思索茬Q檢閱科刪掉重要詞句的舞台劇究竟如何呈現時,演員們沉默無聲的表演令她想起了少年東浩:「在你死後,我沒能為你舉行葬禮,導致我的人生成了一場葬禮。就在你被防水布包裹、被垃圾車載走以後,在無法原諒的水柱從噴水池裡躍然而出之後,到處都亮起了寺院燈火。」後來,白蜀葵和紅玫瑰盛開的老舊韓屋改建成組合式貨櫃屋,棲留於尚武館的靈魂也飛向朦朧的仙境。光州事件畫下句點,烙印於記憶深處的傷痛依然散發茤Z率的光亮。東浩啊,那些發亮的傷痛,藏在哪裡呢?在恩淑為你領取的蜂蜜蛋糕裡;在善珠與你分食的海苔飯卷裡;在振秀遞給你的蠟燭裡;在你母親朝夕思念的那個穿了國中夏季制服的背影裡;在作者韓江家鄉僅能耳語的悲傷故事裡;在你用飲料空瓶盛裝祝禱的微小火苗裡;在時光不忍遺忘的──勇敢無畏的少年、少女們的純真面容裡。■文:余孟書

忑嫌庈源醱桶尨,掩豢侗僁瓛▲噯麮,諒芺蠅珩祥儅憤衪翑滅砮窒藷粒●輮,毀奧婓跤淉葬枑蝠腔諒芺靡等笢,堤珋疻穢麼剞樑暮翹脹溥鬼滅砮窒藷馱釬腔①錶﹝

跪華嘆療熬轎逤踢邧源瞳祔剒猁す算1堎30掁牲蒹封★蜣楟倜◎謂煻痻倷菩香廗3慼勣薰封倷萋鰽躁灉滼帝樨憿楚

淉葬粒劃馱最馨趧胱赲伄獄凳粒劃腔砐醴ㄛ蚕跪華賦磁掛華⑹妗暱毓芋

郔湮腔瑞玸岆艘祥獗腔瓷馮﹝

全國每日產能逾億個行業亂象叢生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奇貨」口罩成防疫市場「印鈔機」,促使大量公司及資金投身其中,令內地口罩產量至上月底達至每天億個,且勢頭不斷。僅福建一省,產量由上月底1,000萬個,不足20日再倍增至2,119萬個。然而,記者深入調查發現,產業亂象叢生,刻下全球許多國家及地區雖口罩仍緊缺,但當疫情明顯好轉時,巨大的產能過剩恐將大量中小企業淘汰出局和上下游產業鏈虧損慘重,為內地經濟帶來麻煩。■香港文匯報記者李昌鴻深圳報道新冠疫情正在席捲全球逾100個國家及地區,全球近20億人口也急缺口罩。作為製造業第一大國,中國在農曆新年後復工已逾1個多月,口罩產量大幅增長。目前,內地涉及口罩生產的上市公司至少近百家。據企業數據提供商啟信寶的資料顯示,2月20日至3月12日,短短20多天內地經營範圍新增「口罩」的企業達到萬家,個個積極生產口罩或者引入口罩生產線。1個月開廠高薪搶維修銷售口罩生產線的趙先生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口罩成本6、7毛錢(人民幣,下同),批發價是元,一個能夠賺1元,一條生產線一天能夠賺近4萬元,五條生產線投資不到300萬元,一天就可賺20萬元,20多天就可收回成本。」口罩上下游產業鏈正受到國內外大量資金瘋狂的炒作。記者從一位服務東南亞貨物出口的物流公司經理劉耀榮處獲悉,因看好口罩市場的巨大需求,他與多位合作夥伴2月上旬在深圳龍崗投資400萬元購置4條口罩生產線。其中一個股東原本是做機械自動化的,他們請專業人士幫忙設計口罩生產線圖紙,然後找公司按圖紙製造,經過多番努力和調試,工廠2月下旬開始生產,並且也拿到醫療資質許可證備案。目前,該廠一天生產20萬個口罩,由13人運營這一生產線。大灣區出現上千家工廠據他了解,在大灣區大大小小的口罩工廠有上千家。不過,公司生產線經常出現卡頓,導致高薪請維修人員修理調試,既要付上萬的費用,又影響生產進度。他感歎生產口罩遇到很多挑戰,如其重要材料過濾層熔噴布1噸已飆升超過40萬元,以前僅2萬元,暴漲20倍。即使這樣,他們許多民營中小企業在內地仍然買不到這一原料,只得從印度、沙特和阿聯酋等國進口。他又透露,工廠的口罩現在除供應國內外,有一部分出口美國,他們會以元的批發價銷售給中間商,由中間商出口歐美國家。據劉耀榮所知,因看好這次機遇,全國每天約新增50條至100條口罩生產線,產量日增數百萬片,而那些跨界從事汽車、家電、石油、機械等眾多行業的公司產量也十分巨大。其實,大量上市公司原本不是這一行業,經大量公告和投資者炒作後方知口罩市場是群龍混戰。有機無原料逼蝕賣離場一些不懂行的人也聞風而至盲目投資。深圳一位蔡姓先生告訴記者,看到身邊很多朋友都投資生產口罩,於是自己也找人花80萬元購買一條口罩機生產線,結果好不容易調試好可以生產,但作為外行的他根本沒有渠道買熔噴布、無紡布等原料,機器只能放在那裡「睡覺」。結果,他只能無奈地便宜轉售口罩工廠,虧了20多萬元。不少業界人士認為,全行業已有大量風險隱藏其中,目前歐美需求量大,中國在滿足自身要求後還有大量可以出口。未來幾個月一旦全球疫情好轉,中國疫情接近尾聲,全國暴增的產能將導致龐大過剩危機,許多後進入實力不濟的企業將面臨倒閉風險,估計他們賤賣的設備也沒人接手,到時將損失慘重。

勤衾枑堤扠③腔悝汜ㄛ悝苺婃遣彶﹉馝忍虓悈炭眈壽窒藷机瞄綴ㄛ軑眕轎壺麼硃彶﹝

郔笝衾2019爛10堎31桽楰玥騫倓躅噿侅馧巹頗菴坋拻棒頗祜奻宦敝邦﹝

暮氪ㄩ絞ヶㄛ陔夢煎朒砮①婓室臕晊﹝

呴綴儔﹜踩﹜誚脹湮傑庈珂綴撼域賸だ獗傖虴腔乾桉哫諒魂雄ㄛ膘蕾乾桉桮議帝樨曀繭螂鷜褙侕蕙袚赻痹派牲絃炯帝橩萰譯蚔斢辣瓬陷鞳

硒俴蕨粹寰婐恄3毞笢ㄛ壽炰祩郪眽夥條殤扢腹Э300嗣譙ㄛ湖檜趙馱埻蹋肭4000豻跺ㄛШ寰嗣靡掩嬪福琚

﹛﹛12﹛﹛﹛﹛40

﹛﹛2.恀ㄩ翋猁党隆賸闡虳囀搟縑﹛●艞101瘍鍔僕21沭ㄛ誕19瘍鍔陔崝5沭ㄛ刉壺20沭ㄛ党蜊16沭﹝

2012爛弊昢埏籵徹▲拸梤鬼遠噫膘扢沭瞰◎ㄛ拸梤鬼遠噫膘扢輛珨祭樓Ч﹝

﹛﹛岆酕疑痐擂隱湔﹝

扂網郚媼坋弊摩芶傖埜粒★絃狡棷諴狩劗漡媌陛〦+族濫﹜釧籵籀眢ㄛ楷堤衄薯陓瘍ㄛ枑淥岍賜冪撳葩劼尪ァ﹝

﹛﹛ㄗ鞠ㄘ樓Ч紹薊淉昢厙桴陓洘囀楂賰昢夔薯膘扢﹝

§呤庌玴炒疫黖媓的恛蠍侂瓷ˋ岆厒鼳嗌黖寎郕邳料禷釂﹝

痴げ馱釬斛剕馨賰併庣黖嚏健鶳集奰廷й銨豲化痤躁餈鉆尤驐畎й銨醟蝏慺腴章仇怗疣骳知蛩紙宥蝏廘鐘汐褥姦糸窸氶

輪掁炳掛性倛紗枅馱巹﹜庈諒巹渀勤窒煦諒眥馱摯悝汜殿儔恀枙酕賸淕极窒扰﹝

§猁煦昴掛偶ㄛ忑珂猁隴楚勢葬粒劃楊◎菴坋鞠沭腔蕾楊醴腔ㄛ撈妗珋喃煦噥淰﹝


橾碩諳庈悁摩粽棄瑰紿楛郤欱硈部
孮帢鉏迤榮dmin
Copyright © 2011-2013 蝮痷訄觖晇藘藿滼灈 唳佯齾   掘偶唗瘍ㄩ抁ICP掘16001853瘍   
華硊ㄩ蝮痷訄觖晇藘藿滼灈   薊炵萇趕ㄩ0513ㄜ80553608 換淩ㄩ028-84111661